有无之相生也,难易之相成也,长短之相刑也,高下之相盈也,音声之相和也,先后之相随,恒也。”,这句是老子《道德经》里的唯物哲学重要的思想,老子说世界万物是相依靠,相互对比、衬托的。

说到痛点,也是基于此。痛是相对于不痛而言,那么工美人最痛的到底是什么呢?

市场?恐怕不是,君不见工艺美术很多门类都是上至达官贵人,下到贫民百姓,都在极致的审美中享受着工美带来的偏离和生活趣味,从G20峰会上那么多工艺品的出现,到日常喝茶、建筑上雕花再到桌椅以至于手串,再延伸到宗教信仰里佛造像等,工艺美术渗透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,说市场是工美人的痛点谁会信?

文化?君不见工艺美术行业里从上古之瑞兽,到花草树木,飞禽走兽,从秀丽山川再到人文风景,种种吉祥如意,件件事事顺心,各种雕梁画栋,各类鬼斧神工,那真的是让人感叹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。弄鬼神之惊叹,慨天地之造化,说文化是工美人的痛点一定会有人跳起来。

创意?这个恐怕也未必,都说“今天的工艺品就是明天的文物”,台北故宫收藏的“翡翠白菜”又岂是人力可为?北京故宫流失的十二生肖现代人恐怕未必搞得出来?至于兵马俑,敦煌莫高窟那简直可以称呼为惊天地泣鬼神之作。创意永远都不会缺失。

那么,工艺美术到底缺失的是什么呢?笔者以为是市场化运营思维,即品牌化的运营思路,看看世界上那些高端的手工奢侈品牌,再对比一下国内工美零散的小作坊式生产,一切不言自明。

相关商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