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红作为佛教七宝之一的赤珠,在近几年也是风生水起从几块一克蹦到几百一克,南红业内行家认为,其实库存量什么的,和价格其实并无太大关联。“这个可以用宜兴紫砂来做类比:那么大的地球,难道就只有宜兴有紫砂?一模一样的没有,大同小异的还没有吗?说是‘封矿’,但挖完了本山绿泥,朱泥出来了;挖完了朱泥,紫泥出来了;紫泥的概念炒完了,又出来老矿紫泥……玛瑙也一样,从东红到西红到战国红,从保山南红到凉山南红……概念转换,只是变换不同的玩法而已。

但从这个角度来看,南红又是个很“经玩”的概念:首先它不像黄龙玉那么“浅薄”,真的有一定的历史内涵。而现在,和田玉、翡翠都被炒到了很高的高度,广大“炒家”和“玉友”都必须寻找新的目标。南红是时势造出的“英雄”,无论是色泽、质地、料性上的确有“过人之处”,并且,南红已经脱离玛瑙行列,跻身于玉石行列。所以,现在很多苏州的玉雕大师都在转行雕南红。

2014年的天工奖,南红的作品就多达20余件。而在2015年和2016年的各项大奖展览会上,南红的身影更加常见。有了天时地利人和,南红焉有不飞涨的道理?它的矿藏不稀少又能如何?那么多的囤货者、那么多的相关从业者,他们能答应南红降价吗?他们不答应,那南红就还有的玩!

矿藏并不“稀少”,收藏须走高端路线。南红虽然贵为红色的玉石,但它的产量并没有“传说”中那么低。云南保山的南红说是清朝的时候就开采完了,但这几年因为南红热,又重新被发现;四川说是只有凉山有南红,但是现在云南昭通一带也发现了;而即便只是凉山的一个九口矿区,目前南红的开采量连十分之一都不到……而二级市场的南红目前也呈现出“饱和”状态,在广东的工艺品市场上随便转一转,就会发现南红的串珠、首饰数量远远大于市场需求。

作为玉髓类的宝石,南红从本质上说和黄龙玉是一种东西,只是颜色不同,而众所周知的是,黄龙玉的泡沫正在破灭,所以有人担心南红会步黄龙玉的后尘。有专家表示:“我一点不怀疑,将来在全国各地,乃至在世界各地,都会有类似于南红的玛瑙出现,但其储量肯定不会像黄龙玉那么多。而且,它的大料的稀罕程度,甚至超过了翡翠和白玉。

如今,大家在市面上看到南红的“饱和”现象也的确存在,但只限于那些红不红、黄不黄的“普品”。南红只有到朱砂红以上的正红色才够得上收藏级别,但现在市面上看到特别多的基本都是橙红色或者黄红色,坦白说,它们没有什么收藏价值,未来的命运也许会和今天的黄龙玉一样。

朱砂红以上的南红则一定会物以稀为贵,它们在今天市场占据的分量不到百分之一二,用可遇而不可求来形容都不过分。这也是南红比较特别的一个地方——它基本上没有什么过渡类型,要么很一般,要么就是很优秀的。所以,南红的收藏必须走高端路线。


相关商品